踏上日本的第一天,我在秋葉原Airbnb找到東京的歸屬感

竹町公園的櫻花

2015 年 4 月 1 日,是我第一次踏上日本國土的日子,也是我開始在日本居住的日子。

對,在那之前我從來沒有來過日本,第一次來就是開啟日本留學之旅。

許多人都說我這樣的行為很有勇氣,但當時真的沒想太多,只是憑著一股莫名的大膽直覺,覺得應該不會有問題。沒想到真正的挑戰在後頭。

出發當天一早到機場,在等待時,很努力不展現太多情緒,但揮別家人朋友出關的瞬間,一轉身眼眶就紅了,又不敢回頭,怕被他們發現。

第一次搭飛機出國,雖然緊張不安,但一切都很新鮮也令人興奮,我把握機會體驗這唯一的第一次。還記得 JAL 提供的機內餐是「鶏そぼろご飯」,一種用雞絞肉與雞蛋組成的日本家常料理。

到了成田機場,一下飛機,深呼吸一口,聞到的是跟台灣完全不同的氣味。原來不同國家的空氣聞起來是這麼的不一樣!這是第一次出國的我以前從不知道的事。

2015年4月1日攝於成田機場
2015 年 4 月 1 日,陰雨的成田機場。

殊不知挑戰接下來才開始。外面是陰雨天,搭上 Skyliner 離開機場,到達日暮里出站後,我發現自己必須兩手拖著行李,沒有辦法一邊走路一邊看地圖。

天生就是路痴的我拖著 30 公斤的行李,在人生地不熟的東京,毫不意外的迷路了。

在離家兩千多公里外的地方迷路,搞不清方向;而行李因為太重,行李箱的輪胎好幾次卡在導盲磚上面,使勁力氣也拖不動。

不管我再怎麼用力拉,距離還是只能前進一點點,內心的情緒早已從緊張興奮變成無力。由於雙手都要拉行李,我也沒有多餘的手可以撐傘為自己擋雨,只能任由雨滴打在身上跟行李上。

冷冷的陰雨天,來來往往的行人沒有一個人願意停下來幫我,甚至臉上表情很明顯的顯現出我擋到他們的路了,用無聲的眼神叫我趕快閃邊。

當下內心真的好想好想回家。那是第一次,感受到東京的冷漠,感受到自己是個外來者。

幾小時前在國境內忍住不潰堤的淚,到了這裡終於聚成雨滴,一起掉了下來。


雙手一邊拖著行李一邊淋雨,在路上找到遮雨處時就查 Google Map 跟乘換案內,好不容易抵達秋葉原,找到要暫時落腳的 Airbnb 的所在地。

是的,我的東京留學之旅第一個住宿處,不是學校宿舍,也不是飯店,而是一個素未謀面的人的家裡。

出發前家人一直很擔心我,因為那時候我甚至還沒找到一個固定的住處,就直接飛來日本了,再怎麼看都是一個很莽撞的行為。

為什麼沒有先找好房子就來日本呢?其實我在台灣時,在網路上找了許多物件,但日本的物件都必須當面看過屋子才能簽約入住,普通的租屋更是需要保證人以及其他繁雜的手續,再加上極高額的初期費用。

我知道有些人會先來日本一趟,找房子順便簽約,但當時的我沒有時間、也沒有多餘的錢能這麼做。

好不容易在網路上看到一間可以立刻入住、初期費用又比較便宜的 sharehouse,但還是必須到場看屋過後才能簽約入住,於是我在台灣時先從在網路上預約好看屋日期,但在那之前必須先暫住在旅館或民宿,並準備好手機號碼等聯絡方式。

暫時住的地點,我想要選擇離大學近一點的地方,便上網搜尋,找了到一間位在秋葉原的 Airbnb。

Airbnb 是一種把家裡空房當成民宿出租的服務,當時很流行。價錢會比住在一般飯店或民宿實惠許多,還有機會跟屋主交流,瞭解更多當地的文化。簡單來說,就像是要錢的沙發衝浪,但會提供你比較好的住宿條件。

我找到的這間秋葉原 Airbnb 評分五顆星,而且所在位置交通方便,價錢又便宜,看起來也滿安全的。即使屋主是兩位男生,但評分中不乏女性的背包客說他們很友善而且是很棒的嚮導,因此我便抱著一點緊張的心情按下預約鍵。

Airbnb 在預約時,必須寫一段簡單的訊息自我介紹,表明自己是誰、為什麼想預約這個房間。我在訊息裡說明,我是即將來東京的留學生,還沒有找到房子,因此想在你們那裡住兩三天,簽好租房契約再搬去新家。

訊息送出。系統顯示預約成功。

可是我馬上就後悔了。

雖然嚮往,但以前從沒有住過 Airbnb,一個女生在人生地不熟的國家,住在男生家裡真的好嗎?

雖然有數十筆來自不同人不同國家的評價,但如果那些評價都是假的怎麼辦?還是要住普通的旅館就好?

不安的想法在我的腦海裡突然上演刑事劇場,一番天人交戰之下,我又按下了取消預約鍵。

卻在此時,屋主 R 正好捎來了訊息。


「嗨,你是台灣人嗎?要來東京留學啊?之前也有很多台灣人住過我們這裡喔!」

「⋯⋯咦?要取消了嗎?」時機太過巧合,R 大概是送出了上一則訊息後,立刻收到取消的通知。

『啊,抱歉,我⋯我還不確定去日本之後找房子要多久、需要住幾天,所以想說確定再重新預約。』這時候哪敢說出,我怕你們是壞人所以才取消這樣的話啊。

「原來你還沒找到房子啊!真辛苦啊~」

「如果你需要的話,可以多住幾天,等找到房子再搬走沒關係喔。雖然中間可能會有其他背包客入住。」

『⋯⋯真的可以嗎?真是太謝謝你了!』此時我早已忘記什麼不安,只覺得遇到救世主了,立刻再重新預約一次。現在回想起來,真是不知道自己哪來的熊膽。


於是我在東京第一個落腳的地方,就是那位在秋葉原附近的小而溫馨的家。

屋齡看起來有二三十年以上,兩層樓的木造建築,地板是傳統的榻榻米。屋裡四處擺滿動漫公仔、遊戲機、各國啤酒的玻璃瓶,看得出來住在這裡的人熱愛次文化,與它傳統的木造外觀十分衝突。

而我在東京認識的第一個朋友,就是 R 和他的室友 H,還有那天剛好從北海道來玩而留宿的 K。

秋葉原 Airbnb 的第一晚,R 跟 H 拿出日本各地的名酒招待我們。
這些跟窗邊擺的酒瓶都是住宿客人帶來的土產。

一整天長途跋涉的我全身狼狽,因為淋了雨覺得身體有點寒冷,好像心也著涼了。在東京街頭拖著大行李箱緩步前行時,只覺得自己不屬於東京這個大城市,沒有自己的「居場所」,也不敢想像未來的生活。

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這個燈光昏黃的老房子,卻讓我有種自在的安心感。是這裡接納了無處可去的我。

那天他們跟我分享過往的背包客們留給他們的土產——來自世界各國以及日本各地的銘酒,以及有些好笑又有些曲折的旅行故事。我們四人就這樣徹夜長談,分享彼此的經驗和價值觀,以及一些無用的垃圾話。

他們不停的說「妳實在是太有趣了」,然後我回敬「你們也不差啊」。我才知道,人與人之間聊不聊得來、能不能當朋友,跟母語或國籍一點關係都沒有。

也是他們三人的親切與款待,讓我卸下心防,對東京的印象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。

H 把電話號碼借給我,讓我可以申辦自己的手機門號;K 明明是要來東京玩的,卻說怕我迷路,特地陪我搭了一段車送我到離學校最近的車站。

因為受到他們的幫助,我在留宿這裡的三天內,順利簽約了接下來要入住的房子,也跟教授見了面,完成了該辦的手續。

『這三天謝謝你們的照顧了。』

「有空隨時歡迎來玩啊!鑰匙放在外面,妳可以自己進來。大學院加油喔!」

『好,我會的!』

就這樣,我告別了秋葉原 Airbnb,順利搬到接下來要住的 sharehouse,正式展開了新生活。雖然 30 公斤的行李還是很重,我的步伐卻輕快了許多。


幾年之後,R 和 H 因為各自的工作和人生規劃而搬家了,秋葉原 Airbnb 也劃下了句點。

但那個秋葉原的老房子,是我東京生活的起點,也是我永遠都忘不了的回憶之一。

竹町公園的櫻花
R 跟 H 家附近的竹町公園,攝於 2015 年 4 月 2 日。
那是我來日本的第二天,看到這株開得正美的櫻花樹,忍不住駐足許久。

1 Comment

留言/コメント